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牛牛投注 > 统计数据库 >

统计数据如何应对大数据新时代 I

发布时间:2019-05-20 18:1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人们客观、完整地描绘一个社会的愿望,注定了统计学承载着各种进步的理想。统计学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的社会科学,更关乎到政治理想因为这些技术而变得强大——“证据说话”政策、理性、进步、建设基于事实而非浪漫故事的国家的理想。

  理论上,数据应有助解决争议,理应提供客观参考依据,无论人们权术如何都对之没有异议。不过近些年,西方自由民主显现出的分歧点中,对数据信任程度有别是一主要问题。十一月总统大选不久前,美国一项研究发现,68%特朗普的支持者并不相信联邦政府发布的经济数据。在英国,剑桥大学和专业从事阴谋论研究的舆观调查网开展了一项研究计划,结果显示55%的英国人认为“政府隐瞒了真实的英国移民数量”。

  似乎数据并没有消除而是引发了争议和分化。2016年选民公开抵制各类“专家”,包括数据学家和经济学家,使得抵制数据成为了彰显平民权利的一大标志。许多人不但认为数据不可信,而且姿态近乎傲慢,令人感到羞辱。用量化总值和平均值说明社会经济问题似乎在有些人看来有失政治原则。

  这一点在移民问题上体现得最为明显。智库英国未来曾研究过移民和多文化主义支持论获胜的最佳方式。其中一个主要结论是人们往往对定性论据动之以情,比如移民的个人故事以及多元化社区的照片。但是,人们对数据的反应恰恰相反,尤其是对所谓移民对英国经济益处的数据更为排斥。人们认为数据受人为操控,反感诉诸定量实证所体现出的精英主义。对于国内非法移民数量的官方估算数据,人们普遍嘲笑蔑视。英国未来发现,谈论移民对GDP的积极影响不会提高移民支持率,实际上或许让人们更加敌视移民。GDP本身似乎就是精英自由计划的一只特洛伊木马(掩盖手段)。政治人士明白这点后,如今大都不从经济角度讨论移民问题。

  这些都是实现自由民主面临的严峻挑战。坦白讲,英国政府(政府官员、专家顾问和许多政治人士)认为,权衡来看移民有助于经济发展。而英国政府之前也确实认为脱欧是个错误决定。问题在于如今英国政府为了不再激怒群众,开展了内部审查。

  这让人进退两难,十分糟糕。国家继续宣称数据真实有效,称谴责者是煽动舆论的怀疑论者,或政治人士和官员只是表示,貌似真实或出于直觉的事情结果或许并不准确,不管用哪种方式,人们都会谴责政治人士撒谎、有所隐瞒。

  数据以及数据分析专家的权威日益下降,这是人称“后事实”政治危机的核心问题。在如今事无定数,人们对于量化技术的态度已日益分化。一方面,数据的基础权术是精英主义,对人们向自己社区和国家的情感投资独断专制、置之不理。数据只是伦敦、华盛顿或布鲁塞尔上层人士的又一工具,用来将他们的世界观强加于人。另一方面,数据又与精英主义背道而驰。数据让记者、公民和政治人士能够不再基于新闻、感觉或偏见,而是用有效可靠的方法整体谈论社会。相比于采取量化技术,允许小报编辑和煽动者大肆宣扬他们认为的社会“事实”可能更为民主化。

  有解决看待数据态度分歧的方法吗?难道我们必须只能把数据当作事实权术或是情绪政治吗?还是可以从别的角度看待问题?一种方式是从历史的角度看待数据。我们需要试着看到数据的本质:数据既不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也不是精英主义阴谋,而是用来简化政务的工具(无论效果好坏)。回溯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数据起着核心关键作用,让我们得以了解民族国家以及取得的进步。那么就有了这个发人深省的问题,即如果数据沦落,我们将用何种方式(如果存在的话)继续全面了解社会和集体进步?

  17世纪下半页,长期的血腥冲突余波未平,欧洲统治者采取了全新的执政方式,开始注重人口统计趋势—现代数据技术的诞生让此方法得以落实。自古以来,人们用人口普查监测人口规模,但人口普查成本高昂,费时费力,只关注人们认为在政治方面重要的公民(有房子的人),而非整个社会。数据就截然不同了,它在过程中会改变政治性质。

  统计学旨在从整体上给出对人口的理解,而不是仅仅战略性地查出有关权力和财富的珍贵信息。在早些时候,这不总是包含产生数字。例如在德国(正是在那里我们得到了术语Statistik),他们面临的挑战是编绘一个有数百个微邦的帝国的不同习俗、制度和法律。这一知识的整体性赋予了它统计的特点:它旨在描绘一个国家的整体图景。统计学可以用于人口统计,正如制图学可以用于绘制疆域。

  来自自然科学的启发同样重要。多亏了规范化的测量和算术技巧,统计学的知识可以像天文学一样客观呈现。像威廉·佩蒂(William Petty) 和约翰·格朗特(John Graunt)这样的英国人口统计学家先驱,将数学算法应用于估算人口变化,因此被奥利弗·克伦威尔和查理二世雇用。

  17世纪后期出现了政府顾问这一职位,他们主张科学权威,而不是政治上和军事上的敏锐。这个苗头象征着“专家”文化的起源,而“专家”文化正是现在被平民论者所痛斥的。这些开创性的人既不是单纯的学者,也不是政府官员,而是处于两者之间的一种人。他们是狂热的业余爱好者,提供了一种思考特权阶级和客观事实的新方式。由于他们数学上的超凡技术,他们认为他们可以计算出只有通过大量的人口普查才能得出的结果。

  刚开始,这种专项技能只有一位顾客,原因就在单词“statistics”里。只有中央集权国家才有以标准化的方式收集大量人口数据的能力,也只有国家首先有对这种数据的需求。在18世纪下半叶,欧洲各国开始收集更多我们今天所熟知的那类数据。通过扫视国家人口,各国都开始注意一系列的数据:出生,死亡,洗礼,婚姻,产量,进口,出口,价格浮动。以前在当地和各种郡级注册的事务都汇总到国家一级。

  人们发明新技术来表示这些指标——在矩阵和表格中利用横纵布置数据,就像商人们在15世纪后期发展标准化的簿记技术那样。把数字安排进排和列,就提供了一种展示特定社会的属性的强大新方式。对于冗杂的问题,现在审视它们时仅需浏览在一页上几何分布的数据即可。

  这些创新对于政府来说具有非同寻常的潜力。通过把不同的人口简化成特定的指标并展示在合适的表格中,政府无需再洞察更广泛详细的当地历史。当然,从另一角度看,正是对当地文化多样性的忽视使统计学粗俗和甚至可能令人反感。无论一个国家是否具有共同的文化认同,统计学家都会假定一些统一标准——或像一些人争辩的那样——把这种统一性强加给它。

  统计数据无法表现某一特定人口的全部特征。其中应该包含哪些方面不包含哪些方面总有一个隐含选择,而这一选择可能因为其本身而成为政治问题。国内生产总值(GDP)只反映出有偿工作的价值,忽视了传统上由女性承担的家庭工作,使其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便成为了女权主义者的批评对象。由于认为种族数据可能被种族主义者用于政治用途,法国自1978年起便禁止进行种族人口普查。(其副作用在于使劳动力市场中的系统性种族主义难以量化。)

  尽管批评不断,但人们客观、完整地描绘一个社会的愿望,注定了统计学承载着各种进步的理想。统计学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的社会科学,更关乎到政治理想因为这些技术而变得强大——“证据说话”政策、理性、进步、建设基于事实而非浪漫故事的国家的理想。

  自18世纪末启蒙运动的全盛时期,自由党和共和党便抱着极大的希望认为国家计量体系能够建立起一个更加理性,注重于社会经济生活显著提高的政治体系。伟大的民族主义民族主义理论家本尼迪克·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针对民族提出著名的“想象的共同体”,而统计学为这一想象提供了实实在在可攀附的东西。同样,它也能够揭示一个国家走过怎样的历史道路——出现过怎样的进步?速度有多快?对启蒙运动时期认为民族朝着同一历史方向前进的自由党而言,这一问题至关重要。

  革命后的法国利用了统计数据能够反映国家状态这一特点。雅各宾政府决定引进一套全新的国家计量和数据收集体系。世界上首个官方统计局于1800年在巴黎成立。数据收集一体化由一帮受过高等教育的专家监督,成为建立一个中央集权共和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一理想旨在建立一个团结、平等的社会。

  自启蒙运动起,统计学在社会上的地位愈发重要,它在媒体上引发争论,也为社会运动提供了可用的证据。渐渐地,收集和分析数据不再是政府的特权。学术型的社会学家开始分析数据,这些分析出于个人目的,通常与政府的政策目标完全无关。到19世纪末,社会改革者开始利用他们自己的调查研究城市贫困问题,其中包括伦敦的查尔斯·布斯(Charles Booth)和菲律宾的杜波依斯(WEB Du Bois)。

  要了解统计学与国家进步的关系,需将国内生产总值(GDP)考虑在内。国内生产总值(GDP)估算出一个国家消费支出、政府支出、私人投资和贸易差额(净出口额)的总和,表现为一个单一数字。要准确获取GDP极其困难,而同许多数学技能一样,这一不大重要的技能在20世纪30年代成为了一项有些学究气的小兴趣。在二战时期,政府需要了解国内人口生产力是否足以支撑战争开销时,GDP才开始有了成为一项国家政治事务紧迫性。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虽然GDP争议不断,但这一单一指标已经拥有了神圣的政治地位,成为反映政府竞争力的终极指标。如今GDP上升还是下降实际上反映出了一个社会是在前进还是后退。

  或以民意调查为例——这是私营部门早期在统计学上的创新。20世纪20年代,统计学家为收集全体公众的态度,发明了识别具有代表性的调查对象样本的方法。这一突破性的发明最早由市场调查者使用,很快便发展为民意调查。根据媒体报道,因为这一新科学能够告诉我们“女人”、“美国人”甚至“体力劳动者”的想法,这一新兴产业立即成为公众和政治关注的对象。

http://duchtech.com/tongjishujuku/2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